◆ 风雨兼程三十年(大连市工程建设造价管理处 李世旭)
◆ 风雨兼程三十年(大连市工程建设造价管理处 李世旭)
2008-12-30 09:34:12      来源:大连市建委      点击量:8702
大连市工程建设造价管理处 李世旭
 
我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年, 是风雨兼程的三十年。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在召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几阵风,动摇了为害已久的“左”倾教条主义与“左”倾空想共产主义的根基;几 场雨,冲刷了闭关锁国几世纪所积累的愚昧落后,并力挽狂澜使我国不仅摆脱了“文革”所造成的险境并奇迹般地闯进了世界大国之林。尤其是,在世界社会主义运 动遭受严重挫折时,人们在重重迷雾困厄之中顿见一片社会主义“好山色”,终于见到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图景。因此,也最终使人们相信在世界历史上终将 铭刻上属于中国的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邓小平。
邓小平继承和纠正了毛泽 东。邓小平提出“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以及相伴而来的一场争论”--“实践标准”和“两个凡是”之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开局;党 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开局。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两个凡是”之争,是为总结过去开拓未来制定了一条至关重要的思想 路线,邓小平称之为“思想上的基本建设”,而历史则将记载下这是二十世纪末期中国的一场影响深远的思想解放运动。
经过三十年的实践,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世人公认。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排除 “以阶级斗争为纲”,确定党和国家的工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时提出“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方针,是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的。开始一段还纠缠于以调整为主 还是以改革为主的争论,待到广大农民自发起来冲破人民公社的樊笼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时,改革立刻成为无可阻挡的主流。改革又由农村进入了城市,由此正 式启动了经济体制的改革,即将计划经济体制改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成为主战场。市场和计划这两股势力的较量极其复杂激烈,经过好多个回合。不少 人将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所以很长一段时期内“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方针占强势,也有人提出“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相结合”的意见。直到党 的“十二大”以后才将我们的经济定位为“在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但这也不过是探索中获得的一个中间站而已。
在达到这个经济中间站的 时候,曾一度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尝试。但由于改革仓促进行,未达到预定目标,加上当时其它因素,反而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学潮,导致上层领导人的变动。不久 又招致了一场更大的暴风雨式的学潮,引起政局动荡。两次事件产生多方面的影响,最受影响的自然是正在进行中的改革事业。刚失势的计划经济势力企图乘机卷土 重来,有人更大张“共产主义建设”的旗帜以图阻挡改革,最终是要改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形势趋于严峻。
恰当此时,变革中的苏联 突然垮台,东欧巨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受严重挫折。中国怎么办?会引起骨牌效应吗?中外都在等着瞧。刚经历过两次事件的国内相当一部分人一时对改革持观 望等待的态度,一些批评的声音也起来了。这时候,不是别人,正是已经卸掉了一切职务的邓小平以元老身份离开北京到南方广东和深圳特区一带巡视(他显然是以 保护者的角色最后一次莅临这个象征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区),他一路上讲了一些极重要、针对性极强的话。邓小平同志这次南巡讲话震动了北京,在那里,各 种噪音嘎然而止。不久,国家就正式宣布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并正式建立起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相应地引 起了经济的股份制改造和民营经济的发展。这样不仅使中国的政局稳定了下来,也使资本主义国家大为吃惊,它们不能不对中国刮目相看,采取静观态度,不敢轻举 妄动。自此以后,主要就是依靠经济领域的改革并辅之以其他方面的改革,特别借助于科技的进步和外交上的努力,奠定并稳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局。中国终 于重新崛起于世界。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国的经济连年以两位数增长,使过去那些“保四争五派”(即认为中国每年的经济增长率只能达到4%争取5%)哑口无 言。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化,成为世界经济中举足轻重的角色。
我国社会主义自身的政治改革还只是刚开始。
到了这一步,有人以为,中国的改革已经差不多了,中国已经处于内外交誉的“盛世”。这可称之为“盲目乐观派”。其实,我国社会主义自身的改革还只是刚开始,就是经济改革本身的“转型”也还没有全部完成。
在我们这个有十三亿人口 并且地区差别极大的大国,整个市场操作体系有待建立和完善,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有待制定并经受实践检验。目前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的成果,总的说,只是为建设 真正的民主法治社会(它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前提)开拓了空间,为进一步改革(包括文化教育体制方面的改革)打下了基础。现在,政治改革方面的各种问题已 经向我们提出来了,如何发展民主成为人们集中谈论的话题。例如,如何铺开乡镇直选并进行县级选举的试点,如何保障人民的各种权利(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 等),如何精简国家机构实现大部门制使之接近人民,尤其是,如何逐步推行各级选举制以代替长期存在的层层委派制。
这里特别要提到如何改善 我们党和国家的民主集中制,这是一个有关政体的大问题,也是一个需要重新认识的问题。首先应当说,民主集中制是一个好东西,我们不是只要民主不要集中。根 据如上所说,我们是一个多人口、多民族、并管辖不同地区的大国,为了保障国家的统一和政局的稳定,必须有集中,没有集中就没有统一。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至 关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们过去对民主和集中的关系认识有误,甚至把两者的关系弄颠倒了。民主和集中,应当说,民主是第一位,是主体,集中则是民主本身的集 中(例如,民主产生人民代表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各级行政执行机构等)。因此,集中不能凌驾于民主之上,成为高高在上的指导者和发号施令 者。集中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反过来就应当服务于民主即服务于人民,就是各级领导者都应当成为人民的公仆。过去我们把两者的关系弄颠倒,实际上是以集中压 民主。这就导致权力高度集中于领导者之手,领导权力既无监督亦无制衡。这种权力垄断势必使特权横行,特权成为贪污腐败之源。这是我们政治改革面临的重大问 题之一。这个问题要作专题研究,这里不多说。
应当常怀忧患之思而暂离“盛世”之说。
我国的改革当然有令人注 目的成就,我们的国力随之大为增强,我们已是堂堂世界大国。但必须清醒地看到,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各种社会差别尤其是城乡差别还相当大,广大乡村发 展之路还很艰难。毫无疑义,我们正在富有和强盛起来,但贫穷和脆弱的一面也是显而易见的。我们的国家还有不少不确定因素。因此,在我看来,我们应当常怀忧 患之思而暂离“盛世”之说。我们的改革尚未及半,目前正在进入“深水处”,各种扎根很深的复杂问题正在浮现出来,这些问题都要用进一步的改革去解决。因 此,改革不能停顿或半途而废。就外部环境说,世界的格局和形势正在激烈变动中,多极世界并非有序形成,各种势力正在较量中,许多问题难以预测。
现在奥运在进行。我们不能只顾兴奋,不顾现实。在此仅举两例:
一是俄罗斯前总统、现总理普京的一句话:谁不为苏联的解体婉惜,就是错误的;谁主张再回到过去的生活就是更加错误的。他的意思是说前苏联的民族统一和独立被破坏了,实在可惜;原苏共的独裁统治和穷兵黩武也是要不得的,至少我如是解读。
苏共建国80年, 最后被自己革命掉了。当然每个国家的国情、每个民族的历史,决定了它的发展道路。试想如果美国不采取罗斯福的“新政”,不去选择“自由贸易+政府调控”能 有今天吗?如果列宁不推行“计划经济”,能有前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辉煌吗?德国如果不“民族统一”、“勃兰特一跪”能重新成为大国吗?日本如果在“仓岩 使团”取经后,不汲取本国国情,伊藤伯文能推进改革吗?……
其实每个国家的情况不同,每个民族的历史也不同,不可能像标准件一样照搬,所以称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二是从党的提法上 寻思路。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社会主义经济大发展,二十年赶超英、美——以阶级斗争为纲——两个凡是——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商品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小康社会——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票决制,其实党在发展、你的思想也在发展、生活的空间在运动中变化,在变化 中发展。如果你的思想超前了,不对;滞后了,更不对;与时俱近,最好。可是如何把握时代的脉搏?我想简单的否定现实当然不对,完全采用一种别人认可的模式 也不对,如何解决现在的问题?相信党的决策层,并非看不见。所以要更进一步的解放思想、改革开放。

总之,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使我国形势大变,不仅社会主义以崭新发展模式稳稳地站住了 脚,我国的实力和影响力也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我们正在崛起,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的事实,但“盛世”之说为时尚早。许多挑战正摆在我们的面前,有些 还是相当严重的,因此忧患意识必不可少。忧患意识是科学发展观的重要内容之一,同时也是进一步促进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

  辽公网安备 21020202000162号